《真佛公案參參參》 本來就沒有名字

蓮生活佛盧勝彥

f146%e7%9c%9f%e4%bd%9b%e5%85%ac%e6%a1%88%e5%8f%83%e5%8f%83%e5%8f%83_%e6%9c%ac%e4%be%86%e5%b0%b1%e6%b2%92%e6%9c%89%e5%90%8d%e5%ad%97_%e6%96%b0

 

僧人問我:

「真如有名字嗎?」

我反問他:

「我有名字嗎?」

老子「李聃」說得好: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如此,如此)

黃蘗希運禪師說:

「我所領悟的禪法,從古至今,未曾教人去求知,去求解,也即是無知無解,最多只是用機鋒去接引行者而已。」

「佛不是學來的,真如不是學來的,由於不是學來的,才稱為大乘心。」

(這一小段話,如果不是開悟者,是說不上來的)

黃蘗希運禪師說:

「這個心,不在身子內,不在身子外,也不在中間,實在是沒有方所的。所以不能去求知,也不能去求解。」

「只能如此說,如今,由於有情量。如果有一天,情量全盡了,心根本沒有方所。這個真如,本來就沒有名字。」

我在此,問大家:

「黃蘗希運禪師,提到情量兩字,試問,情量是什麼?」

我實實在在的告訴大家,「盧勝彥」只是這一世在人間的一個代號。

原來是自性清淨的,我自見自性清淨,如此,直直行去。

自成佛道。

本來就沒有名字。

「會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irteen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