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佛公案參參參》 大談經論的「亮座主」

蓮生活佛盧勝彥

f144%e7%9c%9f%e4%bd%9b%e5%85%ac%e6%a1%88%e5%8f%83%e5%8f%83%e5%8f%83_%e5%a4%a7%e8%ab%87%e7%b6%93%e8%ab%96%e7%9a%84%e3%80%8c%e4%ba%ae%e5%ba%a7%e4%b8%bb%e3%80%8d_%e6%96%b0

有一位蜀人,正是西山「亮座主」,他講經說論,是第一流的。他去參訪馬祖道一禪師。

馬祖禪師問:

「聽說座主大講經論,是不是啊?」

亮座主答:

「不敢。」

馬祖禪師問:

「講些什麼?」

亮座主答:「講心。」

馬祖禪師說:

「心如工伎兒,意如和伎者,如何講得?」

亮座主不服,大聲抗辯:

「心既講不得,虛空講得嗎?」

馬祖禪師答:

「虛空是講得的。」

亮座主仍然不服,出門,將下階。

馬祖禪師召喚:

「座主!」

亮座主回首。

馬祖禪師問:

「是什麼?」

亮座主豁然大悟。

亮座主說:「我一生所講經論,自認為無人能及,今日被大師這一問,平生功業,一時冰釋了。」

亮座主最後隱居於法州西山。

利根者。

鈍根者。

往往被這麼一問,就大吃一驚,豁然大悟了。

問你:

心講不得。

虛空講得。

人一回首。

「是什麼?是什麼?是什麼?」

快說是什麼?

我學佛近四十年,寫作近四十年,讀經無數,就只悟得馬祖道一禪師的一句:「是什麼?」

因這一句,便見「佛性」,便見「真如」,我是主人翁見了主人翁。我走了很多路,終於大澈大悟了。主人翁與主人翁也都不見了。見即不見,不見即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14 − twel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