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魅紫嬸夢侵,感恩師尊還淨救渡!

夢中,我看到許多人歌舞歡聚,香味飄散,魅力無限,完全沉靜在醉生夢死裡,一個拉一個,把酒言歡,無憂無慮。就在此時,我看到天降一道閃電,劈了一群人,死狀慘烈無法言語。

 

2016 年 5 月中旬,和所有同門一樣,我擔心著師尊的腳疾,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家中師兄聽說 x 蓮堂在勤做 108 壇護摩,功德迴向給師尊,祈願師尊佛體安康。於是我們請假一天前往,在現場幫忙寫護摩片,我們看著當時鬼婆在一天內做許多壇護摩為師尊祈福,也看到許多同門忙進忙出的幫忙護摩物品,甚至有許多同門送來寫好護摩片。

但當時的鬼婆說諸佛菩薩提示:「寫護摩片的人不專一,須再追加幾萬片護摩木。」我們當下聽了好緊張,因為誠意祈求菩薩加持護佑師尊佛體安康,不能有差錯,因此我們更加發心頻頻寫護摩片,並跟著上師做護摩。

一切看似平凡無奇,也出於一片護師心切之意,當時看鬼婆如此發心,因此我與師兄並無多加思慮,我們去了三五次參與護摩次數無法計算,就是希望能盡弟子之力全力護師。

但在八月份西雅圖秋季法會之際,我們開始聽到同門敘述這位鬼婆的種種事件,但我不隨意聽信未確實求證的口耳相傳訊息,只看宗委會的訊息。在堅持幾天後,通訊軟體上讀到這位鬼婆對師尊的不敬,不當言論及種種荒謬行為,養小鬼…等。

天啊!這已是犯戒,貴為師尊傳承力的阿闍梨怎能如此猖狂,我實在難以接受,我不敢相信那些日子裡看鬼婆如此發心,到底哪個真,哪個假?

我祈求師尊加持、護法護佑,給予我智慧去判斷,過了一陣子,看了許多熱心同門傳來的訊息。我發現:「原來我因為這自以為是的發心,愚蠢,一直在為上師找適當理由解釋,原來我已慢慢地起了我執、我相,偏離佛法正道,都不自知。」

更糟的是,我也開始夜半夢醒,在夢中有可怖鬼魅在我臉上吹氣,或是有鬼魅直接在我睡夢中牽引我,我總都是在睡夢中驚醒,但我不懂為什麼?最近夢不安寧,也常對家中大人及小孩子不耐煩,甚至口出惡言,我很煎熬,也無法控制自己,但這不是以往的我,我知道我已道心不堅,猶疑、試著掩蓋及否決內心的恐慌。

我家師兄看我如此煎熬,他輕輕的說:相信師尊、相信自己,多多憶念師尊駐頂,多多持誦上師加持文及修法,再以師尊教導你的中觀、出離、慈悲智慧,看待此事你便能有智慧辨明。

當天晚上我又夢見鬼婆真真實實站在我眼前,她和藹的微笑,告訴我,要完全的相信她,我看著她的眼、聽著她說的話,但我卻發現此刻的鬼婆髮型不對,表情不對。就在此刻!我看到一位認識的弘法人員,她對著我說:「你再清楚得看她的眼睛,看到心靈處。」

於是我再看一次時,我竟看到鬼婆眼神已充滿欺騙、謊言、虛偽言詞、正在催眠著我,她的和顏悅色只是障眼法。

唉!我徹底的對人性失望,人不可看表面,要看到心坎裡,真的假不了,假的不會成真。

早晨醒來我與先生說此夢後,又讀到更多的揭發與恐怖經驗分享,甚至還有鬼魅纏身,我頓時害怕,但我想起先生的一番話,有師尊的駐頂,心堅定無魔可擾,你何來畏懼,不要自己亂了心神。

此刻各通訊軟體也開始鼓勵懺悔及還淨法,當時我及先生還執著認為我們沒有犯戒,我們不須懺悔還淨,只須跟壇城菩薩稟報即可,但我的噩夢仍是不斷,我知道應該採取行動,將事實與大家分享。否則,我的狀況會更萎靡。

在我開始慢慢收拾自己不安心神後,我慢慢回想這一切都是師尊如此慈悲不捨眾生,希望弟子悔改,師尊教我們佛法,也提醒我們戒律的重要,慈悲師尊總是圓滿大眾的願,師尊已是佛的境界,但仍選擇在娑婆世界渡化冥頑眾生。我們是應該團結正面迎向大日的光芒及堅定慈悲的智慧,這時我是誠心再向家中壇城菩薩護法及師尊懺悔了,依照了程序一一稟完後,持咒加持,禁鬼咒的觀想結界。

隔幾天,我又再次夢見驚悚事件,令人驚恐不已。夢中,我看到許多人歌舞歡聚,香味飄散,魅力無限,完全沉靜在醉生夢死裡,一個拉一個,把酒言歡,無憂無慮,我看到有人拉住我,他說來來來,來一起歡樂,轉圈聞香,不要走,硬是要留下我。但我身上卻有股力量拉著我的理性,往外走去,我知道那是師尊。

就在此時,我看到天降一道閃電,劈了一群人,死狀慘烈無法言語。頓時,另一道雷火再次降落,許多人都無法避免,我看著那些燒焦的身軀。我為那些焦黒眾生感到難過,多麼希望他們有機會和我一樣真心懺悔,師尊必定救渡。

「懺悔」,這是如此重要及得已重生的法門,真佛弟子真的要清醒呀,天降雷劈,可是天怒不可赦,懺悔還淨,求得佛法正道才是解脫,人身得來不易,不要再度墮入下惡道,永無天日,慎之,慎之,慎之。

(文/中台灣真佛弟子跪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six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