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尊蓮生活佛歷年真佛宗道場巡禮--「卦山雷藏寺」

當年我要隱居的時候,當然我不可能一個人隱居,一定非要找一個人來幫師尊,我就問瑤池金母,我說:「要找誰?」事實上我的腦海裡面根本想不出是誰,能夠幫助我隱居那麼多年的時間。瑤池金母就跟我講:「找許多錢。」

卦山雷藏寺將來度生成就不可限量

<蓮生佛王2009年1月3日在台灣彰化卦山雷藏寺開示精要>

  3989129987_8ff0a8dfa7各位上師、各位同門,大家晚安。我剛剛進來看到壇城,心生歡喜,覺得這個壇城非常的莊嚴,而且非常的有靈氣,這個壇城將來一定會變成很大的卦山雷藏 寺,(眾鼓掌)所度的眾生應該是不可限量的。雖然,剛剛進來的時候就聞到這個味道,(眾笑)不過這是讓你懷念的古早味。(眾鼓掌)在這裡能夠聞到這種味道,就會覺得有一種非常親切的那一種感覺。我覺得這跟蓮極上師互相有因緣,(眾笑)我不清楚是什麼因緣,但是他能夠相中這一塊地,建這個同修會在這裡,一 定是這個地跟他有緣,周圍的環境也跟他有緣,他所度的眾生,也都是跟他有因緣的眾生。(眾鼓掌)我覺得這是一個緣分。
  當年我要隱居的時候,當然我不可能一個人隱居,一定非要找一個人來幫師尊,我就問瑤池金母,我說:「要找誰?」事實上我的腦海裡面根本想不出是誰,能夠幫助我隱居那麼多年的時間。瑤池金母就跟我講:「找許多錢。」(眾鼓掌)我說沒有人叫「許多錢」的吧!是許德全。我就翻開我的電話簿,剛剛好我所有人的 電話都沒有留,只留了一個人的電話,就是「許德全」。當我坐飛機飛回台灣的時候,在台北我看那個名片簿裡面有「許德全」台北的電話,我在明曜百貨打一個電 話給「許德全」的公司,公司的人講說他不在台北,他在台中。我就再打他台中的電話,就接通了,他說:「我馬上到台北來。」就從台中到台北接我。我想這個是 一個因緣。 234-075-2
我想他是做事業的人,不可能天天陪我。沒想到他是無所事事的那種。(眾笑、鼓掌)因為他是一個流浪漢。他事業已經交給別人做,他自己沒有做什麼事業。然後 呢,他也不用上班。有人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金母找這個人?不過也找得剛剛好,天底下只有他有時間,可以陪師尊。(眾鼓掌)當老闆的那麼高位的老闆,也不可 能說服侍師尊。你上班族打工的也一樣,也不可能陪師尊。師尊做任何事情的,都沒有辦法有個人能夠說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可以幫師尊的忙。這個瑤池金母挑對 了,真的挑對了。
  跟他在一起三年半的時間,除了早餐我自己吃以外,午餐、晚餐,他沒有一次讓我出錢。(眾鼓掌)我想說這個人不做事竟然有錢,這也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 在三年半期間,我看到他本身來講,覺得他這個人很厚,這個「厚」是什麼呢?厚重(台語),不是很輕浮的,只是嘴巴輕。(眾鼓掌)他本身的個性脾氣不是很 好,我看過他幾次大發雷霆,跳起來。喔……大發雷霆。但是,他是刀子口豆腐心。你知道他陪我出去吃飯,因為兩個人相處久了,就是同進同出,吃自助餐,有時 候幫我弄東西,幫我去盛湯啊!那個賣自助餐的三個姊妹她們都偷偷地講:「那兩個同性戀。」(眾笑)師尊坐在那裡不動,他幫我倒湯啊。都被人家誤會,誤會說 我們兩個是同性戀,其實沒有。他是在三年半,一直在服侍師尊,而且沒有一餐停止過,沒有一餐讓師尊付錢。有時候我想付錢,他都不讓我付。吃遍了所有台中市 的自助餐,他都知道哪裡有自助餐。我實在很想問他,自從我離開台灣回到西雅圖,我不知道他吃什麼。回來的這幾年,我發覺我們吃過的自助餐店都已經倒店了。 回來到現在,好像沒有吃過自助餐。天天吃自助餐好像是為我們開的,我們走了就倒店,這個是很微妙的因緣。住也是由他幫忙,吃也是由他提供,那麼行也都是由 他供,那麼衣服呢,也可以講也是由他供給。為什麼呢?他會帶我去買那個「199」。(眾笑)但是已經很不簡單了。那時候隱居的時候,我沒有穿喇嘛裝。因為 隱居嘛,隱居也是不跟同門見面。穿喇嘛裝一下子就被認出來。所以我就穿「199」的衣服。然後襪子好像是一百塊可以買十雙。(眾笑)內褲也很便宜啊,一件 才10塊錢。我買了很多,到現在還有。那時候我也買了三套西裝,在舊衣廣場買了三套西裝,三套西裝才一千塊,很便宜的。現在沒有了,現在店也倒掉了。(眾 笑,鼓掌)謝謝大家。
  20090109173428我覺得他本身來講,有一個很忠的心。我看到他有吃虧的事情,但是他從來沒有佔人家的便宜,(眾鼓掌)從來沒有。而且他的人很直,直接衝的,(台語)是 刀子口豆腐心,心地是很柔軟的,跟菩薩一樣。(眾鼓掌)我在觀察,他每一次看見小孩子在電梯那邊玩來玩去,他一定會跑去勸告他,說:「你不要在這裡玩,很 危險。」而且把他帶走,很多管閒事,我是不這樣子做的,我看到小孩子是不會跑去。他告訴小孩子這裡很危險。有時候車子在開,看到路上有人掉下東西,他會把 車開到一邊去,把東西撿起來。他在走路的人行道上看到了有一個窪洞,他會去找一塊木板把他鋪蓋起來。他看到有一條狗,鑽到水溝裡面,在那邊叫,他會馬上打 電話119,請那些人來救那條狗。(眾鼓掌)我知道他是一個佛菩薩,是一個菩薩心腸。但是你們不要聽他嘴巴亂講,他有時候會你說天他就講地,你說東他就講 西,有時候會扯來扯去,扯得很遠,才回到中心,會繞圈子講話。
  現在講阿扁不要緊吧!我知道他是屬於綠,稍微有點染綠的色彩。那我是軍人出身,帶有一點藍的色彩。每一次吃飽了我們走路的時候,走半個小時,我會跟他 提到說,我問他:「阿扁將來如果做得不好,你還會選他嗎?」他就講說:「我還是會選他。」那我就跟他辯,我說:「我們人要有大智大慧,我是永遠的反對派, 他做對了,我們就要選他;他做不對,我們就不應該選他。」然後我們兩個就開始爭論,政治立場不同,就開始爭論,爭到兩個人面孔都很紅。我看他差不多快要發 作了,我就不講話了。因為我明天中午還要吃飯。師尊還是會觀人的臉色。
  我剛來的時候住在許師兄──蓮極上師的房子,他很大方,對師尊講說:「師尊這棟房子你喜歡嗎?」我說:「哇!不錯耶!」而且是最高層的樓,很不錯。 「你喜歡的話這一層樓就給你。」(眾鼓掌)都給我,我沒有敢要,我說借住就好了,能夠借住就已經很滿足了。我說:「你到底有多少這樣空的房子?」那麼多, 他說「他是許多錢。」房子沒有租出去,打掃得很乾淨。我向來沒有接受過人家贈予的房子,從來沒有。他有一部賓士的車,聽說還有一部BMW的,他說這一部賓 士的車給師尊開。他當然是好意啦!那鑰匙在我這裡,台灣的公路我不敢開,他有他的用意,他要我每個禮拜給他溜車,那樣車子才不會壞。那時候那個地方,車子 還沒有那麼多,我就把車子開到公園去,開到土地廟那裡去,我就一個人在土地廟練習,持咒、修法、觀想,我每一次都開到土地廟那裡去,然後把車子停在那裡, 我就下來走;然後又把車子停到車庫去,每一個禮拜做一次。然後我把《燃燈》全部放在土地公廟,哪裡有土地公廟就放哪裡,然後我再去看,被人家拿走了,這是 好事。那一段日子也是蠻快樂的。一下子就過去了,已經過去幾年了?(八年。)日子已經過去八、九年了,好快。
我是二零零四年回到美國西雅圖,然後我在美國又隱居兩年,到二零零六年我才出來。那麼我在台灣有三年半的時間,全部是蓮極上師照顧我的。(眾鼓掌)所以,我是非常的感恩,感恩說蓮極上師他有那樣子的一片心,三年半的時間,照顧我一個人。
  我知道他本身也有能力去度眾生,他有眾生緣,因為他有鑽石嘴,他能夠攝眾,而且他也很喜歡佛菩薩。這些佛菩薩,像孔雀明王就是他收藏的。他收藏了很多 佛菩薩,我看過了,所以,我知道他有成立一個雷藏寺的因緣在,將來他所度的眾生不可限量。(眾鼓掌)他對於師尊的書研究得非常透徹,給他五佛灌頂的時候, 五佛嚴灌頂跟阿闍黎灌頂的時候,我就發覺到五佛的力量跟所有的上師的力量,已經加持在他的身上。(眾鼓掌)所以他加持別人,人家會感覺到是有POWER, 是有力量。這是一個傳承,傳承很重要。
以前的上師灌頂我,那麼我灌頂蓮極上師,蓮極上師再灌頂大家,他加持的力量就是由根本上師的根本上師,一直流傳到他的身上,然後再到大家的身上。(眾鼓 掌)剛剛我來的時候很注意看蓮華生大士的眼睛,你們也感覺到蓮華生大士的眼睛特別明亮,好像他一直在看著你,蓮華生大士的力量也在蓮極上師的身上。所以, 卦山雷藏寺一定會建起來,大雄寶殿還有護摩寶殿跟同修會場,都會一一地成立起來。大家應該好好的珍惜這個道場,珍惜我們的上師,大家好好地護持,每一個人 再多度一些人來,這個道場將來的發展跟成就不可限量。(眾鼓掌)將來蓮極上師在修了大法以後,他的成就一定更好。
在這裡,我第一個是感恩,讓他照顧了三年半的時光,沒有一餐是漏過的,沒有一餐是說,我今天不去載你了,吃自己的,沒有。(眾鼓掌)所以,他是一個可以很 信賴的人。在入世法方面,他一定會有成就的。而且在出世法方面,他將來也一定成就。我在這裡說,他是一個有證量的上師。(眾鼓掌)我們感謝瑤池金母,感謝 五佛,感謝所有的菩薩、護法、空行、諸天,希望卦山雷藏寺早日建成,廣度眾生。希望在這裡的所有弟子都能夠身體健康,一切事情吉祥如意,增福增慧。嗡嘛呢 唄咪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10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