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穀」解析(上,下) 文/蓮慈金剛上師

H-126-04

H-126-03

「辟穀」解析(上)

  前些天碰到一名久未謀面的同門,比以前黑且瘦了很多,一問之下,原來她在學習「辟穀」,

     每天除了做些家務外,其餘時間都在很精進地念經,甚至做家務時也在念經。她告訴我,她的願力是要在這一世修成。我很佩服她的精進,但是對於她修習民間流行的「辟穀」術,覺得有些不妥。故試解析如下:
  所謂「辟穀」,其實是一種「自餓術」,避免吃煮食,只喝水,或者吃一點果子或果汁,來達到一種健身修行的作用。辟榖在中國非常流行,據說這樣做可以修仙成聖。
  在釋迦牟尼佛時代,這種「自餓術」的修行方式早已存在,被當時盛行的「六師外道」的幾種所推崇。其中有一種認為,食物可令自己的身心受到污染,相信靠虐待和自餓的方式,可以得到解脫成就等觀點。因六師的觀點與佛陀的教理相反,故被稱為「六師外道」。佛陀住世時,常常派遣舍利弗尊者,去破除六師外道的邪思歪論。因為這些都是不究竟的。
  早年釋迦牟尼佛為了得到身心的解脫,也曾用飢餓的方式修苦行,終因體力不支而昏倒,後被天人化現的牧羊女餵羊乳所救。佛陀通過修飢餓苦行六年,終於覺悟到苦行非道,飢餓只有餓死一途,絕對不能證道。事實證明,如果沒有肉身,如何修行?自虐身體與證道根本無關,唯有智慧才能解脫。所以,佛教不贊成「辟穀」術。
  密教祖師密勒日巴當年修行的時候,因為遠離人群住在深山,只吃山裡的野蕁麻等植物。苦修多年終無所成,最後全身變成綠色。於是,密勒日巴打開師父馬爾巴留給祂,在緊急時才可以打開的錦囊,原來錦囊上的意思只是告訴祂,修氣脈的瑜伽士,需要吃肉和營養的東西。後來,密勒日巴終於修成了拙火法,成為白教最大成就者之一。

H-126-06

「辟穀」解析(下)

  依據現代醫學常識,人屬動物性,是心靈上最高層次的動物,靠食物來維持身體新陳代謝循環所需要的能量和營養。如果不進食,只靠喝水,等於是把人的動物性變成是只要有水和空氣就可以生存的植物性。完全是違反自然規律的一種作法。所以,醫學界也不贊成「辟穀」。
  其實,古代的「辟穀」斷食術,是修仙練道的隱士的一種方法,因為隱士大多居住在荒無人煙的懸崖絕壁上,七情六欲的欲望很小,而且也沒有什麼可以吃的東西,同時懂得食氣和禪定,常有飽足感。所以對食物的需求很小。即使是這樣,能夠修成的道士也是如鳳毛麟角。
  而現代人生活在七情六欲五陰熾盛的環境,日夜漏失精氣神,氣血衰敗,以這樣的身體來學修道人斷食,與自殺何異?從醫學上講,斷食的結果可令心臟衰竭甚至猝死、心肌梗塞等心臟病。
  據史書記載,中國古代漢朝、三國時期,「辟穀」術盛行,數百萬修道人習練,幾無有成者。後來遭遇飢荒,既便是修道士也照樣餓死,證明「辟穀」非正術。道教內丹派正陽祖師鍾離,就曾直指服氣辟穀為旁門邪術,並指出人一天要以三餐為食,否則真氣難成。
  總之,失去健康的身體,一切都免談。我覺得有些同門去學習外面的「辟穀」術,勞民傷財,甚至身體落下病根,很難再恢復,得不償失。即使不學「辟穀」,過分的少食也是會危及健康。
  「辟穀」,蓮生活佛根本上師亦不贊成。
  所以,學密的人,不宜執著葷素,以營養均衡為主。與其花費不貲去學習出生就會的喝水和呼吸,倒不如腳踏實地老實修習真佛密法為至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5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