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摩詰所說經》第二十五講

心不住內 亦不在外 是為宴坐

<蓮慈金剛上師2001年8月18日《維摩詰所說經》第二十五講講經開示>

 今天是第一次來到白雲雷藏寺,久聞它的大名。首先感謝白雲雷藏寺理事會邀請跟大家結緣,感謝白雲雷藏寺及溫哥華的法師團的護持。同時也向各位同門師兄姐問好。

  今天我就把我在華光雷藏寺講經的課程搬到你們這兒來了。也沒有距離時空上的差別。剛好禮拜四我講完了維摩詰所說經的第二品,開始進入第三品。

  前一陣子講《金剛經》,那可是開悟的大經典啊!接下來師尊叫我講《維摩詰經》,這《維摩詰經》更是切合我們密宗的體制,因為它講的是大乘菩薩道。它講如何修到最高的空性,同時在這空性當中,如何去任運,這就是我們密宗的最高的成就了。

  四聖界就是聲聞、緣覺、菩薩、佛。小乘的行者是聲聞、緣覺,雖然他們被稱為小乘,但是他們的成就是很大的。不同的地方是他們只是修自己,把自己的戒律守得非常的嚴謹,讓自己完全不造惡,斷除五欲,這是不簡單的。這欲望包括,色、聲、香、味、觸、法,統統斷的。他們修的是把自己本身清淨的法,經過千辛萬苦,受盡折磨,斷除了一切我執的欲望之後,得到的最高果位,就是阿羅漢果。而這個阿羅漢果成功以後,祂就進入法界去了,不再度眾生。大乘的不同在這裡,我們選擇菩薩的精神,我們要運轉我們的智慧跟眾生結緣。菩薩道一定是自己修,同時還要度眾生。自己覺悟 ,還要覺悟他人。師尊發的誓願是什麼?「粉身碎骨度眾生。」內行的一聽這一句話,就知道師尊傳的是哪一種法門。

  今天講的《維摩詰經》弟子品第三品,是叫我們發揮大菩薩的精神。因為釋迦牟尼佛當年所教的這些阿羅漢弟子,都是聲聞緣覺,修得很好,佛理懂得很多。但是他們跳不出這個自我清淨的界線,所以佛就要教導這些阿羅漢的弟子,學菩薩精神,發大心。祂就叫他們去向維摩詰居士,這個長者去探病。

  維摩詰居士的來歷是什麼?是久遠以前,阿閦佛國的大菩薩,祂已經是成道的大菩薩。為了度眾生,才應化降生到了印度。而這個時代,就是佛陀的時代。維摩詰居士特別不同的是,祂有妻子,也有外家,而且祂是非常非常成功的大生意人(你們要做生意要來念這本經)。祂做布施,給眾生很多很多的接濟。做到什麼地步呢?做到整個城中的人沒有一個不認識祂,每一個人都尊敬祂,所以祂的地位非常高,非常受人敬仰。祂一生病,全城的人都去探病。表示祂確實修為、攝召力很強,服眾的力量也是一等一的。連佛陀都要買祂的帳。

  「爾時長者維摩詰。自念寢疾於床。世尊大慈。寧不垂愍。佛知其意。即告舍利弗。汝行詢維摩詰問疾。」維摩詰躺在床上,在想自己生病的事情。這一想呢,釋迦牟尼佛有大神通力,叮!馬上知道了,祂住的不是隔壁房間,是很遠的。祂只是想我生病了,佛陀就知道,這麼慈悲的人,怎麼沒有來看我呢?佛知道祂的意思,叫來了祂最大的弟子舍利弗。祂說:「你呀,代表我去向維摩詰長者看病吧!」「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我不堪任詣彼問疾。」舍利弗說︰「不行啊!世尊,我不能去。」祂說︰「所以者何。憶念我昔曾於林中。宴坐樹下。時維摩詰來謂我言。舍利弗。不必是坐為宴坐也。」是為什麼呀?我想起我從前在樹林中打坐,維摩詰從我旁邊走過去,不知道為什麼,找我麻煩。祂說︰「舍利弗,不用坐啦!沒用的,起來吧!老是在那裡坐,不是這樣坐才叫作打坐的。」

  維摩詰說︰「夫宴坐者。不於三界現身意。是為宴坐。不起滅定而現諸威儀。是為宴坐。」什麼叫打坐,你懂不懂啊?真正的打坐是在這三界。三界是什麼?欲界、色界、無色界,叫作三界。我們五欲很重的,叫作欲界。色界,有妙色、有宮殿。無色界是什麼顏色都沒有,也沒有宮殿。

  那無色界的境界像什麼?我覺得有點像太空船被火箭放出去以後,進入外太空,黑黑的,什麼聲音都沒有,什麼影子也沒有,什麼顏色都沒有,是入死寂當中。但四禪八定的禪定,還在輪迴當中。真正會打坐的人,祂講,要能夠不現身意,不可有作意的。身意,不可以說我坐在這裡,這樣子才叫作禪定,也就是禪定,不起禪意。就是說,在禪定的時候,在你的意念當中你盡量把它壓壓壓,去掉煩惱。滅定,就是你定到滅盡定,最深的禪定。無色界的禪定是滅盡一切的,無形無像,不升起任何動靜,一絲一毫都不動的,意念不動的。四空定、滅盡定,完全定住不動,就好像水波一點都不動,滅盡了他的受、想,維摩詰說這不叫真正的打坐!為什麼?你不要讓自己停留在這個死寂的境界,完全死了。你還要現出你的威儀,你還要能夠do something。威儀,空而不空。維摩詰講,真正打坐的人是定得很高深,不論定到什麼境界,他都能度眾生,行利他行。

  「不捨道法而現凡夫事。是為宴坐。」行住坐臥,不管你修什麼四禪八定,你還是要做凡夫的事情。他為什麼這樣教他呢?因為是要破除阿羅漢、聲聞緣覺的執著。他們執著於空,完全放棄有,一切凡夫的事情,他們知道那是假的,不真,所以完全不做凡夫的事情。要吃飯怎麼辦呢?他們去要飯,不煮飯,因為煮飯,會沈迷於這個當中,認為這個是貪,不可以。維摩詰要破除他們的執著,執著於空,你也要在這個有當中兩方面去協調。這樣才叫作真正懂得打坐的人。光坐,是呆坐,是死的禪定。禪定要活的。不管你現下修到什麼境界,你在那個境界當中,你都還能做你平常做的事情,這個才叫作真正的打坐。「心不住內。亦不在外。是為宴坐。於諸見不動。而修行三十七品。是為宴坐。不斷煩惱而入涅槃。是為宴坐。若能如是坐者。佛所印可。時我。世尊。聞說是語。默然而止。不能加報。故我不任詢彼問疾。」維摩詰告訴舍利弗,靜坐的了義真諦。人的心是既不在內,也不在外,是覓心不可得的。

  如果有人能見而無見,不為任何外境所動搖,一心一意修持三十七道品精進不懈者為是。又有修行人不專為一己的追求涅槃寂靜而在斷自己的煩惱上下功夫者,還能無住生心度眾利他者,是真正懂得禪坐密義的人。修行這種禪定法門者,必能得到如來的授記認可。因此,世尊,我當時一聽祂說完這席話,只有默默聆聽的分,一點也不能再講什麼辯論的大道理了。所以,我不堪去向祂問病啊!嗡嘛呢唄咪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6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