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生活佛歐洲之旅(14)

Europe Trip  393

一碗教人難忘的「餛飩湯」……

《反應兩極化的瑞士道地料理:「起士鍋」與「炸牛肉」》

        2008年7月20日晚餐,我們品嚐了瑞士道地的料理餐:「起士鍋」與「炸牛肉」。

        「起士鍋」(Cheese Fondue)是瑞士知名的餐點,吃法是以麵包或馬鈴薯,沾上加熱的香濃起士;而「牛肉鍋」則是將新鮮牛肉放入小油鍋之中炸,並佐以白酒或紅酒。對於這兩道異國風情料理,有些同門覺得起士火鍋新鮮又營養,感覺很棒!但也有些同門不習慣鹹鹹的起士味與油炸食物,才聞到小油鍋冒起的油煙味,就直衝到餐廳外面,在那等大家用完餐。而師尊、師母雖然全程坐在餐廳內用餐,但幾乎只有動到桌上的白開水,一向習慣少鹽、少油、少糖的師尊、師母,碰上這「超級營養」的「起士鍋」,實在是有些吃不消,連一向隨和的師母都直說:「實在太鹹了,吃到都流汗了呢!」

 《吃碗家鄉風味的「餛飩湯」》

         於是晚餐之後,大夥在策馬特小鎮散步時,發現一家中式餐廳,大夥兒於是提議喝碗餛飩湯,補補晚餐「食不下嚥」的缺憾,於是一行人便開心地隨著師尊、師母進入餐館,一起喝了碗十分美味的餛飩湯。

 《驚訝的聖尊:「有沒有搞錯,一碗台幣六百元啊?!」》

         宵夜的時光相談甚歡,直到要結帳時,幾位弟子搶著要把握機會供養師佛,在旁的師尊則關心地問起:「這一碗多少錢?」好不容易搶到「買單」的弟子高興地回答:「一碗才20瑞朗而已,沒多少!」師尊聽了很詫異地說:「什麼?有沒有搞錯,一碗等於台幣六百元啊?!」此時,另一位幽默的同門說:「小事啦!不過是花點錢唄!」這時,只見師尊心疼地說:「早知道,就應該先請示一下金母可不可以吃。」

         走出餐廳,師尊不斷心疼這餛飩湯錢,他說:「聽了就腳軟了,早知道這個價格,也不會去吃了。」大夥於是七嘴八舌告訴師尊,這裡是觀光勝地,而且機會難得,希望師尊能放寬心,最後蔣大媽則幽默地說:「都已經吃下去了,也沒辦法了!」Europe Trip 306

 《師尊師母節儉的身教》

         這件事的發生,令諸弟子有很深的感觸。其實這頓宵夜原本是師尊、師母要請大家吃的,後來實在拗不過諸弟子供養聖尊的盛情,然而,師尊的節儉卻由此可見一斑。不只節儉自己的錢,也節儉弟子口袋的錢與供養,而且是處處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盡可能不要浪費。

         其實這一趟路下來,因為在奧地利與瑞士,幾乎全數的餐廳飲料費用都是另計的,因此大家除了是以「輪流」的民主方式,來與同行的善信大德「結善緣」,更重要的是希望能隨緣供養師尊,但我們也發現,這些天師尊幾乎都是喝免費的白開水。

 《盧師姑分享師尊師母的節儉小故事》

         隨行此團的盧師姑,也曾與筆者分享過師尊、師母節儉的小故事。今年五月份師尊返台後,準備離境赴美時,她恰好於中正機場送行,因為知道出門最需要水分和水果,所以順道切了新鮮的蕃茄與芭樂,要帶給師母。但到了機場,師母想了想,便說:「可是我包包裡還有幾顆沒吃完,妳還是留著吧!」幾經推辭,後來師姑提議:「不然這樣好了,我們交換,你們吃我帶的比較新鮮,妳包包裡的蕃茄,就給我吃好了,這樣就不會浪費了。」

         最後,兩人總算做了水果交換,但師姑說:「我一回到家把師母的蕃茄拿出來,才發現其實都已經過熟、太軟了,而且都已經有一個一個的黑點。原本很想扔掉,但一想到師尊師母的惜福,覺得還是應該把它吃掉才對。才拿起來準備切,用力一壓,蕃茄汁竟從腐爛的黑點處噴了出來。我一聞這酸酸的味道,實在真的無法下嚥,最後還是把它們給送進廚餘回收桶了……」師姑還說:「師尊就是這樣,而且常常這樣,只要食物沒吃完,他就捨不得丟,都堅持要把它吃完。」

        師尊曾說過:「一個修行人,要節儉、正直、樂善、為公。」又說:「清淨修行的出家人,接受施主的供養,那些米、菜都是不可以浪費的,一分一毫都不可以浪費,不浪費就是節儉。」

         聽完師姑的分享,我們更深刻體會到貴為大福金剛的根本上師,原來私底下的生活,竟是這般地惜福與勤儉,而在這難忘的「餛飩湯」插曲中,師尊節儉的自律身教,無疑已為所有的弟子做了最好的示範!

文╱台灣大燈文化提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8 − 7 =